一周已过,西藏初印象来到了第二篇章。 这一篇章会从文化、 美食 、伙伴、导游、购物这几个方面来写,都是自己的所见所思所感,由于时间不长,对其了解可能会比较表面,很有局限性,但是也是一种记录和交流,也希望能给初次进藏的朋友们一点参考。 西藏是一个对于旅行人来说非常安全的地方 ,这一点是我到西藏之后发现的和我之前的认知非常不同的地方,起初自己出行到偏远高原地区,对于安全上是有点担心的,所以报了旅行团。 到西藏后发现其实真的是比较安全, 安全的来源是国家的政治管理,还有对边疆的大力建设 ,让经济得以发展,人民生活能够提高,从而政治稳定,走在那边的道路上,处处可感国家的投入;再有 安全感来源于处处可见的解放军同志。 走了这么一圈,尤其是在边境哨口检查时,才真正理解 “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 的重要性。 在西藏, 这片佛教的圣地,有繁多的寺庙,虔诚的教徒,时至今日,它依然是西藏最为盛行的宗教 。无论是寺庙,还是普通藏民家庭,大多供奉佛教塑像或画像,布达拉宫和大昭寺旁随处可见身着藏服,手持转经筒的人们。 在这次旅行中,缘于一位好的导游,了解了很多西藏 历史 ,因为比较敏感,所以就不详述。 现在的西藏也是越来越现代化和商业化的地方,尤其是 林芝,这个城市应该是西藏最现代化的城市 ,高楼林立,和其他城市没有什么区别,拉萨主街道的建筑高度都不能超过布达拉宫,所以其现代化程度不如林芝。 还有西藏本地居民只有300多万,外地人在西藏做生意的非常非常多,在拉萨能看到的街铺,问一问几乎都是外地人。 本篇幅原本写了非常非常多,但是平台一直审核不通过,所以进行了大篇幅删除,只保留了这些,我也不知道还能写一些什么。 西藏海拔较高,可能需热量抗寒,所以 特色 美食 貌似都是“硬菜”。 特色 美食 有牦牛火锅、石锅鸡、烤羊、酥酪糕、糌粑、酥油茶等等 ,西藏也有很多外地人开的各色餐馆和小吃店,整体以川菜为主,饮食消费水平相对较高。 尽管西藏 美食 多种多样,但是给我的感受是口味真的一般,西藏的火锅和东部的巴奴、大渝等等对比要差很多,不过胜在 养生 ,因为底料菌菇是真的比较好;餐厅的菜吃起来总是没滋没味,后来网上搜了一下原因,说是 在西藏热水七八十度就能沸腾,做菜也受海拔影响,热力受影响,达不到应有的口感 。 当时跟着旅友没滋没味的吃了几天餐馆,后来实在有点受不住,每个细胞仿佛都在渴望 美食 ,于是就和旅友在大众点评上寻寻觅觅,在排行榜上面寻找到一个大昭寺附近的定食餐厅,价格稍贵,排了长队进入后才发现实际主食是碗米线,然后搭配有蔬菜和各种菌菇,但是因为酸辣口味,吃起来还算比较可口,那真的是到11天旅行中最合口味的一餐。后来大家直接穿插汉堡王、麦当劳等做正餐。 后来随着旅行时间加长,在西藏待不下去的原因之一,就是可口的 美食 比较少 。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很好的把重心放在吃的方面,所以漏掉了很多好的 美食 ,但是真心需要好好寻觅。 此次旅行比较开心的是参团后找到了两位志同道合的旅友, 都是独自出行的人员,她们分别来自南京和成都,南京的旅友是一位年纪轻轻的美丽姑娘,温柔内敛, 社会 阅历很丰富,此次来西藏正值面临转行和奔赴新的城市阶段,很有勇气和闯劲的人。 另一位成都的 旅游 是一位年轻妈妈,开朗活泼,从上海的职业女性回归家庭,照顾生病的老人,很有耐心和孝心,对生活非常乐观,从她的经历看到生命真的会善待每一位用心生活的人。 这两位旅友后来没有增加珠峰行程,虽然只相处8日,但是在脱离工作和熟悉的环境的状况下,熟络是非常快的,后来离开也非常的不舍。 后来珠峰行程,四个人组了一队,都是单独出行(后来发现西藏单独旅行的人非常多),另三位是非常年轻的小伙伴,一位19岁男孩,来西藏是给自己一个开学礼物;一位25岁的郑州小姑娘,因为洪灾失业的房地产行业人员,来西藏是为给自己一个新开始;一位26岁的小伙,来治愈感情伤的。 四人在珠峰大本营住一个帐篷,一起插着氧气管像病友见面一样聊天到半夜,一起看星星,一起吃小火锅(在珠峰自煮小火锅很实用),一起去绒布寺警岗去充电,和他们在一起很有活力,也很有趣。 相遇就是缘分,感恩遇到了这么多很有意思的伙伴。 真真要夸一夸我们这次碰到的导游,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报团旅行中碰到的最好的一位导游。 导游是一位很有内涵的藏族小伙,长相有点像丁真,十几岁前生活在西藏,后来到了中部省份学习和工作,现在回到西藏做导游,对西藏的政治经济, 历史 文化,风土人情有丰富的了解,也很热爱西藏,面对来旅行的人,十分乐于分享,希望让大家全方位的了解这片土地。 在拉萨加山南线的7天行程中,路上的车程平均每天有五六个小时,导游小伙给我们讲解每天平均应该有二到四个小时,就那样站在在车的前方一直介绍他眼中的西藏,今天文章中关于西藏的政治文化,大部分都来源于他的讲解,而且只是他讲解中非常小的方面。 导游一身藏装,一顶非常有特色的帽子,音色很有磁性,故事讲起来有吸引力,最最重要的是他的服务真的不是建立在要购物的基础上,而是尽本职。 看过文化篇,大家也看到西藏是处处有信仰的地方,所以与此相关的商业产业链比较繁荣,有藏银、天珠、唐卡、佛家相关的挂饰、串珠、蜜蜡等等 关于信仰相关购物无法给出建议,因为有人信仰,那么花几千、几万去将信仰请回家,那也是非常有缘的事情,有人不信仰,那不购买也没关系。 所以 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不管购不购买,都要擦亮眼睛,保持理性,买要买到真正有价值的,不要被忽悠交了“智商税”。 西藏的街上的小物品价格都比较低,可以随便买买做纪念,但是要大幅砍价。 关于西藏的初印象就写到这里, 下次再去西藏可能就要走阿里线,那里是西藏的西藏, 平均海拔有5000米,只有西藏十分之一的人口,那里有朝圣胜地冈仁波齐、有神秘的古格王朝遗址、玛旁雍错、鬼湖拉昂措等等。 Bye Bye, 第一次西藏之旅。 作者:@小驿站2020,虽慢但一直前行的人,欢迎阅读、点赞和关注,谢谢!

巴奴去南京旅游

南京有没有巴奴火锅店

朱睿 李梦军 许元培 编者按/ 提到火锅,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海底捞,海底捞凭借“细致入微的服务”成为火锅行业第一品牌,构筑起了行业的天花板。随后,中国餐饮行业,特别是火锅行业的从业者,或多或少都会以海底捞为榜样,或学习,或模仿,鲜有另辟蹊径而出其右者。 巴奴毛肚火锅(以下简称“巴奴”),或许是第一个公开挑战海底捞的火锅品牌,堪称是火锅界的搅局者。有数据显示,巴奴的毛肚点餐率达139%,翻台率超800%。公司体量虽小(85家直营店年销售额只有18亿元),但在用户好评率上却一度超过了“家大业大”的海底捞,成为消费者心中冉冉升起的新星。 任何企业的崛起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巴奴同样也经历了多个阶段的 探索 、转型与升级。2001年,巴奴在河南的安阳开设了第一家门店,由此开创了毛肚火锅品类;2009年,巴奴进入郑州开始与海底捞正面交锋,三年之后找到了自己的差异化战略,走出了一条产品主义道路;2018年,巴奴进军一线城市北京,并于2019年开始在上海、西安开店,2021年7月,巴奴深圳首店开业,开始进军华南,目前正在向全国扩张。截至2021年7月,巴奴在全国共有85家店,而且全部直营,覆盖了北京、上海、深圳、西安、南京、郑州、苏州等地。2006年巴奴在重庆建了自己的底料生产基地,目前在全国拥有3个中央厨房。2001年、2009年和2018年这3个时间点恰恰是其发展的三个阶段:初创阶段、发展阶段和全面升级阶段。 1.改变 改变传统行业规则(2001年~2009年) 餐饮行业中,火锅的毛利率与净利率相对较高。2019年,火锅行业毛利率达到56.46%,净利率达到13.73%,但火锅的行业集中度却很低。数据显示,海底捞和呷哺呷哺分别位列2020年中国火锅企业营收排行榜第一和第二,其中海底捞在2019年的市场份额为2.8%,呷哺呷哺为0.63%,而剩下的市场份额多分散在一些区域性品牌、特色火锅品牌和独立运营的小品牌手中。 2001年,杜中兵在河南安阳开了第一家火锅店。在此之前,他曾去四川重庆学习。重庆火锅 历史 上叫毛肚火锅,即以毛肚为主涮品的火锅。老重庆们一直把毛肚火锅推崇为最具代表的、最正宗美味的重庆火锅。很快杜中兵就发现重庆火锅的两大弊端:一个是用火碱泡发食材;另一个是使用老油做锅底。 火锅的食材中有很多干货,如毛肚、鸭肠、黄喉、鱿鱼等。过去,由于这些食材不容易保存,很多肉制品都是晒干、风干成为干货再保存。但这些干货用水直接煮的话很难嚼动,为此火锅店一般就会用火碱泡发,如果处理不当,会影响食品的安全和口味。使用老油做锅底也是重庆火锅的习惯。过去火锅锅底是不收费的,而且油的成本很高,锅底就被反复使用,成为老油。老油的味道比较厚重,吃火锅的口感比较好。 面对这两个积习,杜中兵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去决策。但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做火锅的初衷就是为了给身边的人做一个好火锅,既然要做一个好火锅就必须要有好的标准,按照内心的标准去做。 一次偶然的机会,杜中兵听说西南大学的李洪军教授研发的“木瓜蛋白酶嫩化”(Papain)技术,可以保证毛肚等干货泡发时的新鲜度,同时又天然卫生安全。于是巴奴以此为基础开发了绿色毛肚生产线,形成12道工序的标准化生产,能让顾客吃到无害发制、美味 健康 的毛肚。这样一来安全问题就解决了,但又出现了新问题——成本过高。用木瓜蛋白酶泡发的成本较高,而且鲜货泡发出来一斤就是一斤,而用火碱泡发的话一斤干货可以发到好几斤,巴奴毛肚的成本比其他火锅要高出许多。巴奴坚持下来了,20年后的火碱发制几乎退出了火锅市场。可以说,巴奴的这一创新,改变了整个行业。 为了不用老油,杜中兵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把料炒好以后放上一个月,看一看这个料能不能当老料,重新和新料一块炒,杜中兵发现这个办法可行。之后又进行了优化,就是把用老料炒过的油发酵,然后用这个发酵过的油再去炒新料,实际上等于把油炒了两遍,这个味道就和老油的味道差不多了。除了制作方法,杜中兵也在材料上下了很大功夫。比如花椒,一斤好花椒比一斤普通花椒贵三分之一,但杜中兵发现,用二斤好花椒炒出来的味道并不比三斤普通花椒差,因为普通的花椒会有杂质,杂质破坏整体的味道。如果贪图便宜用了普通花椒,要炒出味道就要用很大的量,这反而增加了成本。 用了五年时间,巴奴在安阳开了五家店。杜中兵发现其他的火锅店几乎都关掉了,只剩下巴奴一家。这让他坚定了信心,也坚定了自己做好产品的初心。他觉得把产品做好,真正为顾客服务,这条路是正道,是长久之道。 2.转型 从模仿到差异化(2009年~2018年) 2009年,巴奴进入郑州市场,开始与海底捞正面交锋。从最初模仿海底捞,到找到自己的差异化定位,再到确立市场地位,巴奴用了10年。这是巴奴发展的第二个阶段,也是脱胎换骨的一个阶段。 早在2006年,杜中兵已经感觉到在管理上有些力不从心了。他觉得有两三家火锅店的时候,自己还能控制得住,但后来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恰在此时,一个朋友推荐他读了商学院,他才开始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管理。2007年,杜中兵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设置了企划部、财务部、应用部等相关部门,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公司管理。2008年底,巴奴制定了五年发展战略,决定进攻省城,亮相全国。 与此巴奴在郑州也遇到了市场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海底捞。在外人看来,巴奴似乎一直以海底捞为竞争对手。但实际情况是,当时海底捞已经完成了在国内很多省城的布局,不管巴奴进入到哪个城市,一定会碰上海底捞。海底捞在2002年进入郑州,已经有了7年的客户积累,并通过广泛的服务取悦顾客。因此顾客无意中都会按照海底捞的服务标准来衡量,巴奴作为后来者,也不可避免地学习了海底捞,除了擦鞋修指甲,能想到的服务基本上都干了,但效果并不理想,这促使杜中兵开始反思。 模仿海底捞三年,巴奴为什么不成功?杜中兵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盲目地跟随海底捞是没有出路的,必须找到与海底捞的差异点。 第一,什么是战略?杜中兵反复地问自己,“什么叫战略?就是先把自己的位子做好,不要抢别人的位子。因为你抢别人的时候,你就会丢了自己的位子。海底捞有他的位子,我就得找到我的位子。”他意识到选择巴奴的顾客大多是消费能力强、口味要求高的“ 社会 精英”。能不能把这群人的画像做精准,能不能服务好他们? 第二,什么是服务? 这里面包含两个问题:“专业”是不是一种服务?巴奴能不能通过专家型的伙伴和员工,围绕产品不断研究,不断地给顾客提供好吃的产品,并把产品的热点、特色、故事讲明白,让顾客知道钱花在了哪里?服务是否需要有边界?的确,提供好的服务能让一部分人找回被尊重的感觉。但在提供极致服务的过程中,会不会因为盲目而看不到问题的本质?比如有时候热情的服务却变成了打扰,让客人不自在。 第三,凭什么让顾客为你的高价买单?杜中兵回想巴奴最初在安阳的时候,别人家的火锅店不收底料费,但巴奴收;巴奴的毛肚也比人家贵很多,但也成功赢得了顾客的认可。凭什么?杜中兵认为,是巴奴在原材料和产品品质上绝不妥协的态度。 反思之后,杜中兵开始行动。2012年,杜中兵对巴奴的市场情况做了详细全面的调研。通过此次调研结果,杜中兵更加坚信,盲目地跟随海底捞是没有出路的,必须找到与海底捞的差异点,而这个差异点也必须是产品。 在明确了自己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后,杜中兵把“巴奴火锅”改名为“巴奴毛肚火锅”。同时将十几家店铺的广告语都调整为:“服务不是巴奴的特色,毛肚和菌汤才是”,锁定产品主义的定位。虽然一些人对他的做法有争议,但店里客流量越来越大,这让他觉得这一改变是成功的。 2012年调整以后杜中兵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调整会给巴奴带来这么大的力量?因为调整前你虽然做了一些事,但你没有真正让顾客体验和认知到你的差异化。随后,巴奴索性把模仿海底捞的服务全部都删掉了,如送眼镜布、舞面等。把重心全部放在产品上,重新梳理产品,着力打造巴奴的产品特色,全面围绕产品展开差异重新构建。经过产品的迭代升级,到了2014年,巴奴的客单价已经超过了海底捞,上桌率也超过了海底捞。这一阶段,巴奴迎头赶上了海底捞,杜中兵也在此时形成了自己更加完整的经营理念。 杜中兵认为,餐饮是一个完整的体验,就像一台戏一样,需要一点一点去构建、塑造和呈现。一般餐饮企业认为,一个菜品再好吃,顾客再满意,如果供应链管理成本太高,或者不稳定,他们就不会做。但是巴奴的理念相反,杜中兵认为如果顾客需要,他们会竭尽全力开发出成本合适的新菜品。随后,巴奴开始更加有意识地开发新菜品。 巴奴对原材料严格把关,不断缩减菜品的SKU,聚焦毛肚及相关菜品,并借此讲述关于食材的好故事,创新了行业里很多的新菜品。巴奴把一些核心产品定义为“十二大护法”,试图通过打造爆款菜品来拉动品牌消费,提升每个单品的号召力。在其他火锅店因为鲜鸭血运输保鲜难,而放弃鲜鸭血只卖成品鸭血的时候,巴奴用了266天,帮助供应商进行车间改造,获得符合质量检验标准的鲜鸭血,并一举攻破保鲜与运输的难题,让消费者在巴奴吃到了不加防腐剂的100%纯鸭血。还用了两年时间,通过跟农户合作,将只有在农村才能吃到的冬季打过霜的笨菠菜,送到了巴奴全国所有门店的餐桌上。 巴奴的产品不仅打动了顾客,还打动了不少火锅店的同行,导致全国火锅行业出现“毛肚热”,打出“只用一次性牛油”的口号。很多火锅店同行争相效仿,纷纷跟进推出新产品,也开始向“产品主义”靠拢。 经过几年的深耕,杜中兵也逐渐完善了产品主义的核心理念。他认为产品主义有四层理念。第一层是品质,产品品质本身是最基本的门槛;第二层是独特性,只有具有了独特性,产品才能让顾客持续认同,独特性赋予了品牌更高的溢价空间,从而为企业带来更多价值;第三层是信念,产品不仅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部门的事,而是企业内部的文化和理念,是一种流程和机制,这样才能真正地让产品更好地去迭代、创新;第四层是故事,是一个城市的符号或代言,是人们心灵中的一种归属,比如来北京一定要吃烤鸭,来上海要吃生煎,来武汉要吃热干面。产品主义不能仅仅停留在功能的做法,必须要形成上下四层一体化的构建,才能真正形成以产品思考问题的模式。 3.供应链 回归餐饮本质(2018年至今) 2018年巴奴北京首店落地悠唐购物广场,2019年上海环球港店营业,2020年12月巴奴南京首店开业,都是迅速打响品牌。在此期间,巴奴也不断地进行着全面优化,升级了品牌定位、供应链和管理模式。 2020年,巴奴调整了定价和门店设计,并确定了“服务不过度 样样都讲究”的理念。用杜中兵的话说,那些真正懂食物、讲品质的顾客,他们直达食物本源,追求食材和工艺的讲究。这类人群更专注、更会生活、更具有消费力,也愿意为好产品买单。杜中兵反复问自己,餐饮难道必须用食品工业的方式来解决吗?巴奴通过打造第三代供应链,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在杜中兵看来,餐饮行业一直存在着两条道路。第一代供应链是采用西方的工业化、冷冻化的方式组织的,如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供应链,这种供应链往往一个月配送一次,都是冷冻食材。杜中兵认为这与中国的餐饮文化完全相悖;第二代供应链是随着中餐连锁店的崛起建立的中央厨房模式。中央厨房虽然有了一定的个性化特点,但还是为了连锁化而连锁化,为了标准化而标准化,供应链的目的还是希望更简单更高效地配合门店,并没有从真正要做极致美味的产品出发。 而巴奴提出的第三代供应链则是以“极致美味”为理念、标准化为手段的思路去做的,是用需求倒逼供应链,如能冷鲜就不要冷冻、能天然就不要添加剂、能当天就不隔夜,只有能做到这些才是第三代供应链。杜中兵认为第三代供应链就是要完全回归中国人吃饭的传统。这也是巴奴提倡的第三代供应链的核心理念。 巴奴供应链的思维方式是从全产业链上去思考,从餐桌倒推到养殖、种植,全面思考如何改变餐桌、改变消费习惯,改变人们对于食物的认知,改变整个产业链所有的供应商、合作商,也会改变团队内部的思维和价值观,推动整个行业去改变。因为火锅店和中餐馆不一样,火锅店每一道菜都是食材,唯一能改变的就是上游。巴奴的很多食材是直接到产地,与农户共同开发出来的,比如巴奴与农户磨合了两年,才开发出笨菠菜;在巴奴20周年之际,巴奴与王家渡共同开发了低温午餐肉。有了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巴奴以此为核心,倒逼自己建立了强大的供应链和中央厨房。 观察 巴奴的未来与挑战 2021年5月,巴奴20周年之际,杜中兵回顾了巴奴20年的发展,进一步强调了自己对于企业本质的理解。他认为,企业的本质不是为了做大规模,企业存在的目的是,为顾客和 社会 持续地创造价值。只有创造价值,企业才有存在的意义。至于规模能做多大,杜中兵相信有更多的人认同和认可巴奴的时候,企业的规模自然会增长。 发展至今,巴奴已经在产品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一理念也带给了巴奴良好的口碑。但竞争没有休止符,产品主义能否持续带领巴奴走上行业领先的道路?市场需求随时在变,没有永恒不变的商业模式,巴奴的产品与发展模式很快会被其他品牌复制。比如同样是港股上市的九毛九餐饮集团,旗下推出的“怂重庆火锅厂”品牌,喊出“灵魂是锅底,头牌是牛肉”的口号。有了巴奴毛肚珠玉在前,确实让消费者很想尝试一下,怂火锅的牛肉到底有何奥妙?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场火锅业的深层变革正在发生。一些头部品牌为了争夺新消费群体,已经开始抛开价格战,转向了提供安全可靠的供应链和持续输出爆款菜品。 同质化竞争、模仿盛行的激烈竞争之下,巴奴作为行业跟随者的后发优势或许会逐渐消失。靠第三代供应链做到所有食材“一天一配”、原料零添加进行的“差异化发展”“产品主义”能否带领巴奴走向行业领先,还需要拭目以待。 本版文章由长江商学院授权《中国经营报》转载,文章有删改,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作者为:朱睿,长江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 社会 创新与品牌研究中心主任、EMBA项目学术主任;李梦军,长江商学院 社会 创新与品牌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许元培,长江商学院EE项目课程设计经理。

巴奴火锅南京店在哪里

巴奴毛肚火锅总部在河南省郑州市。

巴奴毛肚火锅创立于2001年,开创了毛肚火锅品类。覆盖北京、上海、西安、苏州、郑州、无锡等20个城市。并在重庆设立底料研发及加工基地。

巴奴将西南大学的天然“木瓜蛋白酶嫩化”专项技术运用到毛肚中。提出“产品主义”。 2018年2月28日,巴奴毛肚火锅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进京。

公司旗下的"巴奴"火锅品牌,先后荣获"全国绿色餐饮企业"、"中华名火锅"、"最具发展潜力连锁企业"等荣誉,并荣任重庆火锅协会常务理事单位。品牌故事

清末民初,重庆江北码头上每天急切需要补充营养和体力的巴奴们惊喜地发现了一种美味:毛肚。节俭的巴奴们为了果腹,每天去江边找寻人们宰杀水牛后留下的牛肚等内脏,再用江边石块支起残锅,配上辣椒、花椒等煮食,顿时麻辣翻滚,香气袭人。而后渐渐发觉这样吃毛肚还能驱寒、祛湿、补中益气,养脾胃。于是,巴奴们越发用心研究用料和调味,也积累了大量挑选、烫制毛肚的绝活儿,几经流传,竟成巴蜀一绝---毛肚火锅,亦称巴奴毛肚火锅。

巴奴们每日在江边“烹调”美味毛肚,深谙经营之道的小贩照猫画虎,将毛肚火锅如法炮制并挑担沿街叫卖,遂成江北远近闻名的美味。民国二十三年,重庆城内的一家小饭店将它从担头移到桌上。四川火锅发源于重庆,而重庆火锅最初历史上就叫毛肚火锅。老重庆们一直把毛肚火锅推崇为最具代表的最正宗美味的重庆火锅。

巴奴即纤夫,纤夫发明了火锅,创始人杜中兵为了弘扬团结同心、逆流而上的纤夫精神,起名为巴奴。